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谋求上市被骗2525万元 四川一知名企业称遭投资人恶意蚕食

admin 2022-9-30 17:08 166410人围观 灯塔严选

核心提示:外来投资人用不足评估价的30%获取公司股权,以签“阴阳协议”骗取投资前历年未分配利润近2525万余元;利用不公平业绩承诺“对赌协议”,通过法院判决非法获取暴利;因为合同僵局的解除权行使存在障碍,致使“全国五一劳动奖状”获得者、全国名优特石材品种、四川省名牌“东方白”汉白玉生产基地四川宝兴县三兴公司,近年来连续遭遇资本市场的侵占掠夺,目前正面临生存困境和走向破产倒闭的边缘。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记者雨田 报道


资本觊觎全国最大的汉白玉原料基地


“我们三兴公司现在举步维艰,但是上千号员工在公司领导下,正克服困难,努力前行。我相信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不到。”记者见到今年71岁的冷定明老人时,他正为自己遭遇的不公而苦恼。冷定明是四川宝兴三兴汉白玉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1994年,三兴公司在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8100万元。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石材矿山开采,石材产品开发、加工、销售。公司现已成为全国最大的白色大理石原料生产基地。

“三兴公司是一家合法诚信经营的民营企业,无违规违法经营行为,为民营经济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冷定明说,三兴公司一直秉承“为社会创造财富、为客户创造利润、为员工创造价值”的经营理念,诚信创业、守法经营。

2009年,三兴公司荣获国家环保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全球环境基金共同发起的“长江流域自然保护与洪水控制”项目认定的“生态工业示范基地”;2010年、2014年,公司的“东方白”石材品种连续两届被中国石材协会、国家建材行业石材质检中心联合认定为“全国名、优、特石材品种”;2013年,公司被四川省经信委列为成长型企业;20144月,公司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状”;2014年、2017年,公司的“东方白”系列石材产品被四川省人民政府确认为“四川省名牌”;2018年,雅安市委、市政府授予公司“雅安市优秀民营企业”;2019年,公司被四川省市场经济诚信建设促进会评为“四川省诚信示范企业”;2019年,雅安市委、市政府授予公司“工业强市突出贡献先进集体”。

作为全国最大的白色大理石原料生产基地,三兴公司也成为了嗜血的资本市场的觊觎对象。



图为三兴公司。


三兴公司谋求上市“引狼入室

冷定明说,2016年以来,他本人及公司遭受了浙江省君润资本旗下的宁波财富君润一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梅山保税区君润科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君润科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柯桥资本旗下的绍兴柯桥瓴投红钻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绍兴柯桥华丹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自然人王斌的欺诈挖坑、设置陷阱等,给他本人和公司造成极大的伤害和巨额的损失。

201621日,三兴公司为谋求上市,冷定明经中介人段军等人介绍认识了沈洋。沈洋称自己是律师,熟悉资本市场,可以为三兴公司负责融资、上市工作。因此,三兴公司聘请沈洋为首席运营官,任职期限为201626日至201925日。

2016年七八月左右,经沈洋介绍,冷定明与浙江省君润资本实际控制人蒋会昌见面,商议投资事宜。冷定明提出三兴公司引入投资人的要约:一是三兴公司之前未分配利润系老股东多年奋斗积累所得,新进股东不得分配;二是成都市龙泉驿区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要剥离,新进股东不能参与。蒋会昌当场承诺:“你们前期辛辛苦苦积累的利润,我们没有理由享有。”冷定明称,当时在场的见证人有他和蒋会昌、申强、沈洋、段军等人。

双方达成合作意向后,由君润资本方起草合同,君润资本副总裁申强负责起草工作,三兴公司方由沈洋负责沟通合同内容。蒋会昌安排君润资本旗下的宁波财富君润一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宁波梅山保税区君润科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宁波君润科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作为投资主体,与三兴公司及冷定明签订相关合同。

据冷定明回忆,2016912日凌晨1点钟左右,申强代表君润资本,带着打印好的6份《投资协议》,到达成都明悦大酒店。冷定明翻阅了1份《投资协议》,其中第四条明确约定:“本次投资前三兴汉白玉账面未分配利润,由本次投资前目标公司的全体股东依法共同享有。”当时在场的沈洋、段军、申强3人也在查看合同。冷定明看完一份合同后,询问段军、沈洋有无问题,两人均回答“没问题”。于是,冷定明逐页签字签名加盖手印,并加盖三兴公司印章。随后,申强将6份《投资协议》带回君润资本签字盖章。大约一周后,君润资本履行完签字盖章手续,将《投资协议》邮寄给沈洋,再由沈洋转交给冷定明。冷定明收到《投资协议》后,即交给三兴公司办公室主任谢丽春存档备查。

2016125日,谢丽春为使用方便,用三兴公司“施乐”打印机,将档案柜里存放的《投资协议》扫描到电脑中存档。

20174月左右,为做好三兴公司改制上市准备工作,君润资本、招商证券、中汇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尽调机构”)各自对三兴公司开展尽职调查。根据尽职调查需要,三兴公司将所有合同原件包括《投资协议》原件,均提供给尽调机构查阅。查阅期间,原件被尽调机构保管时间为一周左右。

被骗取 2016年前利润2525万余元

20178月,三兴公司召开股东会,招商证券、中汇会计师事务所提出:三兴公司账面现金太多,建议股改前进行利润分配,并制作了利润分配初步方案。君润资本在股东会上,未提出需要参与利润分配。

20179月,三兴公司再次召开股东会,君润资本财务负责人王小平在股东会上突然提出,君润方也要参与投资前的利润分配。当时,三兴公司老股东们非常诧异和气愤,这与之前谈好的合作前提和双方签订的合同内容严重不符。鉴于股东会主要针对上市改制问题,冷定明表示:在股东会上不争论此事,下来后再翻看协议。

股东会结束后,冷定明和三兴公司总经理马雪梅,让谢丽春将《投资协议》原件拿出来大家查看,但谢丽春拿出来的《投资协议》第四条写的却是:“本次投资前三兴汉白玉账面未分配利润,由本次投资后目标公司的全体股东依法共同享有。”马雪梅当时打电话质问申强怎么回事,申强明确表示他起草的协议是“投资前目标公司”,并给谢丽春发了协议版本佐证。

各方对此事争执不下。鉴于双方现有的《投资协议》写的是“本次投资前三兴汉白玉账面未分配利润,由本次投资后目标公司的全体股东依法共同享有",在201710月股东会上,老股东们无奈之下同意新股东参与分配“投资前未分配利润”。但老股东们仍致力于寻找证据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201912月,因三兴公司法律顾问要了解君润资本相关情况,谢丽春将其电脑中的原有《投资协议》扫描件打印后提供给律师。律师查看《投资协议》第四条约定“本次投资前三兴汉白玉账面未分配利润,由本次投资前目标公司的全体股东依法共同享有”,即告知冷定明:2016年前的利润,君润资本不应当分配。

冷定明当时非常吃惊,后将该份扫描件拿到谢丽春处核查。核查发现,三兴公司原合同扫描件与现有合同相比,除第四条后半句“投资前”和“投资后”一字之差外,其余内容完全一致,问题指向原有合同被人恶意篡改了,导致三兴公司和冷定明被骗。

经三兴公司统计,君润资本首次骗取三兴公司2016年前利润562万余元。后来,君润资本、柯桥资本又从三兴公司骗取2016年前利润1962万余元。

业绩遇国家公园政策不可抗力影响

2018年,三兴公司遭遇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不可抗力的影响,山顶平台项目被叫停,无法释放产能,导致2018年业绩目标无法完成。三兴公司认为,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的实施,是典型的不可抗力情形,属于客观事实。但君润资本、柯桥资本对三兴公司遭遇的不可抗力不认可,坚持要求冷定明支付业绩补偿款。

据介绍,三兴公司是大理石矿开采和石材产品加工、销售企业,许可生产规模为荒料8万立方米/年。三兴公司目前仅有2个采区,产能未完全释放。山顶平台全称“四川宝兴三兴汉白玉开发有限公司陇东小沟三兴大理石矿扩建一期”,系三兴公司新建的采矿生产区,从矿山山顶建设平台,由上往下露天开采,生产规模为荒料3万立方米/年。20175月,四川德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开始承建山顶平台工程,已进行表层剥离和隧道道路工程,计划完工时间为2018630日。20176月,四川中源建设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出具《初步设计说明》;20177月,四川中源建设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出具《安全设施设计》。2017109日,雅安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批复同意山顶平台建设。

20171010日,宝兴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批复同意山顶平台建设。若2018年建成投产,山顶平台当年即可生产荒料1.5万立方米、创造净利润8254万元。

受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影响,三兴公司山顶平台基建工程于2018年被叫停,无法达到预期产能,直接导致三兴公司2018年减少净利润8254万元。

如果2018年山顶平台建成投产,当年可为三兴公司创造净利润8254万元,仅荒料部分就可创造净利润5309万元。2018年,三兴公司的业绩目标为净利润1.38亿元,当年已完成净利润8897万元;若加上山顶平台荒料创造净利润5309万元,就可实现净利润1.42亿元,超额完成当年业绩目标。

估值被故意压低 公司或被投资方蚕食

2020年开始,君润资本、柯桥资本分别向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起诉。但宁波两级人民法院对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的不可抗力性质不予认可,漠视“对赌协议”显失公平的实际情况,判决三兴公司控制人冷定明向君润资本支付2300.76万元业绩补偿款(利息计算至2022223日),向柯桥资本支付3702.81万元业绩补偿款(利息计算至2022223日)。冷定明表示,此判决结果严重损害了他和三兴公司的合法权益。

三兴公司有关负责人称,根据评估报告,三兴公司在君润资本和柯桥资本投资前的估值为35亿元左右。但君润资本和柯桥资本采取不正当手段,故意压低三兴公司估值,使其投入金额对应的占有股权数量与三兴公司的实际估值严重不匹配。君润资本和柯桥资本还在此基础上增加不可能实现的“对赌条款”,势将导致三兴公司及冷定明付出惨痛代价,以达到其恶意蚕食三兴公司之目的。

据了解,君润资本投入6000万元,持股5.6192%;截止2022223日,如计算分红款和2018年业绩补偿,君润资本可获利4184万元,占投入金额的70%。柯桥资本投入4695万元,持股4.2917%;截止2022223日,如计算分红款和2018年、2019年业绩补偿,柯桥资本可获利5141万元,占投入金额的109%

三兴公司净资产约55亿元,采矿权以2016年评估价计29亿元。君润资本和柯桥资本持有三兴公司9.8473%的股权,按市场价值计算股权价值高达33948万元。

2019年、2020年、2021年,三兴公司因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的持续影响,亦无法完成预期业绩。冷定明称,君润资本和柯桥资本向他和三兴公司这样的实体企业巨额索赔,若给付如此显失公平的业绩补偿款,对实体企业的戕害显露无疑。

有关法律人士也指出,如支付业绩补偿款,将严重损害实体企业的合法权益,严重伤害实体经济的发展,公平正义荡然无存。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新冠肺炎疫情均属于典型的不可抗力,而宁波市有关法院对此熟视无睹,判决结果违背客观事实,显失公平,应当予以撤销。

同时,法律人士认为,业绩目标与业绩补偿不匹配,更远远超过签订合同时能够预见的期待利益,违反合同违约的补偿性原则,客观上为相关公司非法牟取暴利数千万元。

仅以2018年为例,三兴公司完成净利润8897万元,距业绩目标相差2833万元。如果完成业绩目标,君润资本和柯桥资本仅能分配利润407万元。在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导致三兴公司无法完成业绩目标的情况下,若按照宁波市有关法院的判决,冷定明因三兴公司未完成业绩目标,将向君润资本支付2018年业绩补偿款2300万余元、向柯桥资本支付2018年业绩补偿款2034万余元。此判决金额远超签订合同时的预期收益十余倍。

法学专家指出“对赌协议”违反公平原则

2021915日,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崔建远、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凯湘、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蒋大兴等权威法学专家,受三兴公司实际控制人冷定明委托,针对“对赌协议”是否显失公平出具了专家论证法律论证意见。法学专家一致认为,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使缔约基础丧失、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合同继续履行违反公平原则,有关系列合同应当予以解除。

其一,相关政府行为对净利润造成的影响,是导致无法完成业绩承诺的主要原因。受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影响,三兴公司原定于20186月完工投产的山顶平台项目停止建设,自2018年起每年少创造巨额净利润,而且从山顶平台年产规模与三兴公司总年产规模占比来看,是构成阻碍业绩承诺实现的主要原因。

其二,现有证据表明,本案相关协议的缔约基于扩大融资使三兴公司上市,而受政策影响,三兴公司无法变更采矿权证,公司不得不申请恢复为有限责任公司,上市目标无法实现。当事人订立合同,以企业正常经营为前提;三兴公司及冷定明进行业绩承诺,承担的风险也是正常经营范围内的风险,其获得对价的前提是公司具有上市的可能。本案中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的影响,完全超出三兴公司及冷定明进行业绩承诺的合理风险预期,偏离了对赌协议“或然性”的本质,因此使合同基础丧失、合同目的落空。如要求三兴公司及冷定明继续履行合同,在其必然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之情况下继续承担损失,显然违背公平原则。

20181月山顶平台项目被叫停,20185月禁止新增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式通知出台,均属合同当事人无法预见的情形,直接导致三兴公司山顶平台不能如期投产。

而山顶平台无法为公司创造巨额利润,是构成阻碍业绩目标实现的重要原因。受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的持续影响,不仅2018年无法完成业绩目标,2019年、2020年、2021年乃至以后,三兴公司亦无法完成业绩目标。若合同继续履行,冷定明及三兴公司可能面临巨额的业绩补偿,这对冷定明及三兴公司明显不公平。

《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明确规定:“健全平等保护的法治环境”“健全执法司法对民营企业的平等保护机制。加大对民营企业的刑事保护力度,依法惩治侵犯民营企业投资者、管理者和从业人员合法权益的违法犯罪行为。提高司法审判和执行效率,防止因诉讼拖延影响企业生产经营。”

三兴公司对媒体诉称,作为一家国内石材行业的龙头企业,雅安市优秀民营企业,宝兴县税收贡献最多的民营企业,公司一直坚持诚信经营,践行社会责任,热心公益事业,为社会创造了1000多个就业岗位,但近年来却饱受资本市场黑恶势力在对赌条款的设定、合同签订、诉讼管辖上相互勾结、弄虚作假、恶意欺诈、侵占掠夺之苦,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加之受大熊猫国家公园政策、新冠肺炎疫情、中美贸易战等无法预见的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当前,三兴公司生产经营非常困难。在此情况下,公司呼吁司法机关认真贯彻落实党和国家保护实体经济和民营经济的方针政策,积极营造良好法治环境,为公司主持公道,为企业发展保驾护航。

对此,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试图联系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等相关部门,电话均无人接听。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将继续关注此事,发回最新报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来自: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