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姜帆小小说|订单

admin 2022-12-1 15:21 65668人围观 灯塔严选

文/姜帆
 
秉义晚上回来,刚进家门,妻子像审视犯人一样看了他一遍,动容道:“你这是哪根筋不对啊?上月底才理的头发,这才十多天时间,咋又修剪一回?还染上了,是今天遇到大客户了,发财了,还是要出去会情人叙旧呢?按理说,这疫情期间,出去约会也不方便吧。”
 
秉义坐到沙发上,没有理会妻子,自己倒了一杯水,拿起桌上的烟盒,发现是空的,顺手抓起一本杂志,心情烦躁的来回翻了翻。
 
顶上美理发店,在秉义的聚缘餐厅斜对面,相距不过百余米,刚开业三个多月,老板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理发店一共一间半,这个位置秉义熟悉,自己当初租房时去看过,嫌面积小,没签合同。说是一间半,其实半间是楼梯下面隔成的空间,刚好能放下一张床。这新开的理发店,用这隔间支起一个蚊帐,里边躺着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是理发师的爷爷。理发师从小没有了父母,是爷爷一手带大,大专毕业后,先后找了几份工作,都不太理想,赶上爷爷身体又出了状况,离不开人。他便参加一个美发培训班,结业后在外租一个店面,一边干活,顺便还能照顾爷爷。
 
延续了三年的疫情,像是在同人们打游击战,时而反复,一直未能消停,最近又有外来阳性患者走动,附近几个镇街都实行了封控管理,学校停课,工厂在严格报备管理下,实行选择性开工。全镇所有娱乐场所歇业,餐厅禁止堂食,只能打包带走用餐。稀散的行人偶有路过,一张张口罩下面,是一副副焦虑不安的面孔。
 
秉义的餐厅,已经几个月入不敷出了。妻子在一家企业上班,奖金少了,工资勉强能按实际上班天数发放,秉义的日常开支,一部分只得找妻子借。金钱这东西,有时候是最能考验人的,它仿佛是最真实的镜面,在金钱的照耀下,任何美颜都会现出原形,人穷气短,这道理秉义当然明白,因此,渐渐习惯了妻子井喷似的唠叨。
 
对于今天理发的事,秉义想,反正已经理了,既成事实,又能如何,等妻子埋怨完,自己敷衍着解释几句,然后一个人看会儿电视,待到夜深了再悄悄上床睡觉,这事情也就过了。哪知今天却不同,妻子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看秉义又修剪又洗染的头发,连鬓角处的白发也不见了,不是为这修来的年轻而开心,反而积了一肚子的火:生意差到不行,还有心情花钱打扮自己,这日子还怎么过?越想越气,本来几分钟能熄的火,反而越烧越旺了,在妻子多次骂他窝囊之后,秉义终于爆发了,和妻子大声吵了几句,这一下,妻子的火气更大了。打电话给二十里外的娘家大哥,大吐秉义的不是。
 
不一会儿,秉义便接到了大舅哥的电话,难免是一顿训斥,还好,因为封控期间,各处的人员流动还查得严,镇与镇之间基本不通行。大舅哥就是再生气,也没有办法及时赶过来兴师问罪。
 
向阳公寓管理处接到邻居投诉,马上查对租户房号,电话打给秉义,让他注意不要打扰到邻居休息,秉义把电话开启免提功能,故意让妻子听到通话内容,这办法显然凑效,妻子暂时停止了吵闹,“嘭”的一声,把卧室门反锁,一个人到里边睡了。
 
躺在沙发上的秉义,抬头看了看旁边的闹钟,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近期的一些事不由在眼前浮现,生意确实太难熬了,一天基本上遇不到人,然而,有一个声音却是他熟悉的:老板,两碗鸡蛋面;老板,两碗面,一碗加蛋,一碗不加蛋;老板,一碗鸡蛋面,一个馒头;老板,一碗鸡蛋面。隔着口罩,他知道这是理发店小伙子的声音。最近一段儿时间,秉义透过餐厅的玻璃门,他知道这理发店已经多天没有客人进入了。
 
对于妻子的抱怨,他并不后悔,下午去理了个头发,并且破例染了一下,共计花去四十八元,这只是平时价格的三分之一。
 
而在同一天的下午,秉义也接到了一份订单:一碗鸡蛋面,一个馒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来自: 华早名家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