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普通化妆品被夸成奇效药品?成都一知名美妆业大佬遭打假

admin 2022-12-10 07:58 38939人围观 灯塔严选

       核心提示:很多销售产品的人都喜欢“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但是夸过了头可能就要面临着法律风险和经济惩罚了。四川成都美妆业一知名大佬经营的商行在销售化妆品时,就疑似因为夸大了化妆品的真实功效作用,而被知名打假人刘江举报并告上了法庭。目前,关于刘江与该商行的两宗买卖合同纠纷案正处于诉前调解阶段。



涉事商行销售人员在朋友圈发布的产品宣传信息。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记者阳杨 报道

       打假人实名举报美业大佬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
 
       12月9日,刘江在多个网络平台实名举报“前成都王氏美容美发公司元老胡碧英女士大搞传销用普通化妆品冒充奇效药品骗人钱财”的信息。国内知名打假人王海在自己的微博上也转发了刘江的实名举报。             

       刘江在举报材料称,他要举报的“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的实际控制人胡碧英(人称“五孃”)。胡碧英女士从80年代初至今一直从事美容美发产品销售及美业培训;在四川美容美发行业是响当当的领军人物。其也是欧芭、阿道夫、丽影等国际化妆品在四川的总代理。

       “美容美发做得好好的,为何又去做将普通化妆品假冒成有奇效作用药品的骗人把戏呢?”刘江说,接到消费者举报后,为一探究竟,他专门在今年8月23日和24日两次购买了相关样品。刘江打假团队在2022年10月18日、10月28日、11月11日总共又分四次在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购买了一种名为“古施络正”的产品。

       在这些产品中,刘江发现标识品牌方为润芝堂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和广州市科润生物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古施络正”腰部、胸部、腹部等养护套系列产品的生产许可证编号为:粤妆20161445,生产许可项目只能生产普通化妆品。但在该系列产品下方二维码处用手机扫码后显示该产品可以治疗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风湿、痛经、偏头痛、神经性头痛、月经不调、静脉曲张等几十种疾病。
          
       为强调“古施络正”这种普通化妆品有治疗病症的奇效,胡碧英还告诉刘江,她自己多年前烫伤留下的疤痕,使用“古施络正”后,都已经痊愈了。“明明就是一款普通的润肤化妆品,怎么在胡碧英女士及其讲师和员工们口里讲出来,就是一种高大上,且有着可以治疗几十种疾病和顽疾的神药了呢?让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不解其因。”
          
       刘江称,在成都火车北站海发内衣城16层和21层培训中心(步步高学校),由广州生产厂家派来的一位谭姓女讲师等几十名讲师,长期分别对新加入做“古施络正”产品的人进行培训、怎么使用和胡夸其效果等群体性活动。刘江公司的员工也被邀请去参加了两天的培训课,其内容简直是胡夸神吹!
          
       据刘江举报,胡碧英及其讲师和员工们,不仅在培训学校培训新人,还在微信朋友圈、抖音等平台,进行散发虚假、夸大“古施络正”化妆品奇效的言论宣传资料;各种宣传内容和资料都大肆宣称“古施络正”化妆品能包治百病解除各种病症所带来痛苦。
          
       胡碧英也常在其微信朋友圈内,同步宣传“古施络正”可以治疗各种疾病,同时将她代理的欧芭等化妆品也进行了夸大及虚假宣传。
          
       刘江先生举报还称,胡碧英向购买者毫不掩饰地宣称:她一直以来就是用传销的方式来做这个产品的,且到目前为止她已经把其产品推向川内各地市州,有数十家专业的美容美发机构,正在按她所培训的方式在推销中,力争在短时间内铺设到全省各县地区销售……




涉事商行销售人员给消费者发送产品套装。
          
       刘江称,胡碧英为了拉住他投资经营“古施络正”润芝堂腰部养护套系列套装产品项目,还特意以“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作为经销商跟他签下合作协议书,协议约定:“凡介绍一个客户一次性拿货9800元(以配送单为准),返古施络正尊享养护大套盒一套(实际售价6800元)。”为了取得证据,刘江先生团队总共分四次购买了“古施络正”系列产品,每次购买一套10200元,总金额为48000元;相继给上层购买者返利价值6800元“古施络正”尊享养护大套盒一套,刘江先生团队人员共获得了“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给予的三次返利事实。
         
       刘江认为,按照《禁止传销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此种行为属于传销,应对其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对于以普通化妆品假冒药品的行为,依照《药品管理法》第98条规定,以非药品冒充药品应依法按照假药论处。
          
       据刘江介绍,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品商行还销售了一台“润之堂暖通仪”,包装上未见国家3C强制性认证标志,属于禁止生产和销售的产品,潜在使用时,存在对人生命安全和健康威胁的风险。该商行销售的另一款化妆品,员工在朋友圈中宣称使用后,有增长身体高度的奇效,同样涉嫌虚假宣传。为此,刘江团队也买了几千元的化妆品,现在正送第三方检测机构质检。
          
       刘江先生举报称,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品商行,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而不顾;采用虚假宣传和欺骗手段牟取暴利,严重伤害消费者健康,侵犯消费者权益和扰乱正常的经营秩序。另外,该商行还涉及购物后不向购买者开具正式发票,涉嫌偷税漏税。他的打假团队耗时三个月的调查后,于2022年11月20日将此案向成都市金牛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金牛区公安分局举报。同时也向胡碧英女士担任副会长的四川省美容美发行业商会致函,请求依照章程罢免她的副会长职务。

       刘江告诉记者,他12月7日派员工去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发现涉案产品“古施络正”已不见踪影,不知道是不是被市场监督管理局扣去了。

       12月8日,成都市金牛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书面告知刘江,该局决定予以立案。据刘江介绍,金牛区公安分局也打过电话调查此案。




举报人刘江购买产品的付款凭证。

       向法院起诉要求退还货款并赔礼道歉

       除了向有关部门和多家媒体实名举报外,刘江还以自己的实名名义向金牛区人民法院起诉了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等及生产单位。

       起诉书显示,2022年8月23日、24日和10月18日,成都市民刘江在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购买了标识为澳宝化妆品(惠州)有限公司生产的“欧芭染后深入修护洗发乳霜”一瓶,售价为人民币198元;“欧芭油弱去屑洗发水”一瓶,售价为人民币128元。标识为 广州千羽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维奈丝亲肤植萃无硅油控油洗”一瓶,售价为人民币198元。标识为扬州欧丝曼日化有限公司生产的“丽影去屑洗发精华”2瓶,售价为人民币276元。标识为澳宝化妆品(惠州)有限公司生产的“欧芭植物金机洗发乳霜”2瓶,售价为人民币796元。以上商品总计金额为1596元。

       购买上述产品后,刘江发现这些产品均为化妆品生产许可,但销售商家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信息却显示此化妆品有各种医疗作用等虚假广告。刘江认为商家此举严重损害了其合法权益,并已涉嫌违反《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广告法》《民法典》《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遂于2022年11月20日向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将“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该商行公开赔礼道歉,退还其货款1596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同日,刘江还向金牛区人民法院递交了另外一份诉讼状,除了起诉“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外,还把润芝堂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广州市科润生物化妆品有限公司作为第二、第三被告诉至法庭。

       据刘江介绍,10月18日他在“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购买了标识品牌方为润芝堂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 广州市科润生物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古施络正”润芝堂腰部养护套等系列一套,售价为人民币10200元。该产品为化妆品生产许可,但产品许可与实际许可严重不相符,销售方在做培训授课时讲解该化妆品有各种医疗作用。所推送的宣传资料及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信息也显示此化妆品有各种神奇的医疗作用等虚假广告。

       刘江认为,此举严重损害了其合法权益,同样涉嫌违反《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广告法》《民法典》《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所以请求法院维护他的正当利益及市场正常的经营秩序,依法判令三名被告公告召回涉案产品,公开赔礼道歉,退还其货款 10200元,并由“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承担诉讼费用。
刘江表示,用普通化妆品给患有各种疾病的人来治病,可以想像有多荒唐,不仅骗人钱财,还延误了别人最佳治疗时间。对“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的打假维权,其目的就是不让这样的不法商家,继续去欺诈害人和扰乱正常的经营秩序。
 
       2022年11月24日,金牛区人民法院向刘江下达了《诉前调解告知书》,告知他起诉成都市金牛区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以及润芝堂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广州市科润生物化妆品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的两个案件,经审核,均符合受理条件,法院决定予以登记并将组织双方诉前调解。




涉案产品外包装背面清楚标注了品牌方和生产企业。

       标注生产企业否认涉事产品系其生产

       关于刘江在网上以及向有关部门投诉的相关事项,当事人胡碧英在接受华夏早报-灯塔新闻采访时回应称,金牛区公安分局跟她说不要理会刘江他们,不要再卖东西给他们了,说他们涉嫌诈骗,市场监管部门也来查了,也没查到什么。“前两天质量监督局的也来过了,我们也跟他们说明了情况。他们这应该是诈骗团伙,恶意购买我们的产品,现在我们已经在公安局备案了,法院也在走程序了。”

       至于鸿瑞盛源美容美发用品商行销售的产品质量有没有问题?胡碧英表示,“没问题,所有产品的证件都有备案,在网上都可以查的。”

       胡碧英称,她们经营化妆品这一行有三十年了,在全国口碑都很好,都是常规销售模式,不可能是传销,也没有搞虚假宣传,不然工商局的早就来查他们了。她同时否认自己有偷税漏税行为。
 
       对于“古施络正”化妆品生产厂家涉嫌恶意篡改其产品名称,夸大和虚假宣传,可治多种疾病等问题,12月9日下午,华夏早报-灯塔新闻根据诉讼状中的联系方式打通了第二被告润芝堂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某的手机,接电话的是一位女士,其称自己并非肖某某,不认识肖某某,也不是润芝堂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我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的号码写到网上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写错了,这几天天天都有好多电话打进来,比找我自己的电话还要多。”该女士表示,她已经不堪其扰。

       第三被告广州市科润生物化妆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陶某接通电话,在仔细询问完涉案产品名称叫“古施络正”润芝堂腰部养护套后称,他马上向公司查询是否有生产该款产品再回复记者。
 
       在了解相关情况后,陶某答复华夏早报-灯塔新闻称,涉事的名为“古施络正”润芝堂腰部养护套的产品有在广州市科润生物化妆品有限公司备案,但该公司未实际生产过此产品,让记者与品牌方联系。

       对于为什么产品包装上标注的生产企业是广州市科润生物化妆品有限公司?陶某称,不排除其它公司假借其公司之名生产该款产品,他们也没有办法,现在既然出现这个问题了,他们会跟品牌方润芝堂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联系沟通。

       当华夏早报-灯塔新闻告知陶某,刘江已将广州市科润生物化妆品有限公司列为第三被告起诉时,陶某表示,那没关系,他们公司有法务人员,如果接到通知会正常应诉。
 
       12月9日,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试图联系成都市金牛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区分局经侦部门了解情况,但其电话均一直无人接听。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将继续关注此事件,发回最新报道。




市场监管部门发给举报人的立案告知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来自: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