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探寻秦书尧“中字号酒协”的“双面人生”

admin 2022-4-23 11:19 32274人围观 灯塔严选

一个国家一级协会,何以允许一个专职秘书长在外拉帮结派干着自己的买卖?这不是典型的吃里扒外?而且这个“生意”与协会所处的行业企业密切相关,难道就不担心这种“靠山吃山”异化成为设租寻租、输送利益、权利自肥的“隐形通道”?

戴着协会的帽子、拿着媒体的鞭子、收着企业的票子——这样的行业协会,能服务好政府决策和市场监管吗?能强化诚信自律建设,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吗?希望民政部彻查!

一、赶上了“好时光”

过去五年,顶着中字号酒协秘书长的头衔,西装革履的秦书尧混得风生水起。

今年4月刚刚举办的水井坊·新井台发布会、1月杭州小糊涂仙品牌焕新升级战略发布会、金沙酒业第二代摘要酒上市发布会、泸州老窖全新战略品牌上市发布会……

有论坛活动的地方,几乎都有秦书尧的身影。他是知名酒企的座上宾,他是行业顶级大咖。他的排场做派也越来越讲究,俨然有酒圈“扛把子”之风范。

与之相对应的,秦书尧控制的北京云酒传媒有限公司,过去五年也是一路高歌猛进。

在BOSS直聘网站上,云酒传媒的简介是这样的:“中国酒业最大的传播平台和专业的智库型传播推广机构”、“置办千余平现代化办公楼,营收翻5倍”……

如今,云酒传媒还在到处招人。成都、烟台、北京、贵阳,都有设点。

这背后是云酒传媒对酒企品牌传播、公关策划业务马不停蹄地“收割”,获益不菲。

2022年泸州老窖新媒体原创内容挖掘与传播项目,第一中标候选人即云酒传媒,投标报价198.8万元。金哥发现,比第二、第三中标候选人分别高出14万、16.3万。

茅台、五粮液、汾酒、洋河、水井坊、舍得等,知名酒企几乎没有不与云酒传媒合作的。

政府项目,云酒传媒也拿下不少。比如2021年四川白酒产业重点企业品牌文化价值宣传工作项目、2018“川酒全国行”南京郑州济南活动承办采购项目等。

云酒传媒还搞起了行业评选活动——“中国酒业青云奖”,连续搞了两届,包括年度十大影响力品牌、年度十大营销大师、年度十大明星产品等,号称是行业“最具深度、最具价值、最具影响力”的奖项。秦书尧“拉来了”其所在协会的会长亲自站台背书,71岁的老会长一开口,就表达了“价值认同”。

秦书尧还当起了访谈主持人。据说,在云酒传媒新媒体平台开设的《老秦会客厅》,给酒企报价为15万元一期。秦书尧先后访谈了牛栏山宋克伟、酒仙网郝鸿峰、1919杨陵江、习酒钟方达、青海春天张雪峰、水井坊朱镇豪、宝酝李士祎等。

参照白酒上市公司近年在销售费用的具体构成情况看,云酒传媒过去五年赚得盆满钵满。

云酒传媒赶上了“好时光”,有酒圈资深人士认为,营收规模“肯定超乎预想”。不过话锋一转,该人士还表示,秦书尧控制的云酒传媒有没有利用中字号酒协的隐形便利“围猎”酒企,通过“里应外合”进而获得在传播公关业务上的竞争优势,也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秘书长“吃里扒外”?

1971年生的秦书尧挺能折腾。当过小学老师,办过女性杂志,做过酒行业报纸记者,还在北京公关公司短暂呆过。2016年8月,秦书尧迎来高光时刻,“高票当选”为中国酒类流通协会秘书长。

根据协会官网上的章程,“秘书长为专职”。“专职”就意味着秦书尧在协会是要领工资、享受保险福利待遇的。章程上白纸黑字还写着,“参照国家对事业单位的有关规定执行”。

2016年前的中国酒类流通协会,运营管理水平让人心焦。协会年检结果连续三年情况不妙:2012年不合格,2013年基本合格,2014年不合格。

之所以如此,据金哥了解,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可能存在如下情形,而年检最终结果,主要视相关情节的轻重来定——

违反章程规定开展活动、违反财务规定、内部管理混乱,矛盾严重,重大决策缺乏民主程序、财务管理混乱,收入和支出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等。

后果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评比达标表彰类活动,就不是协会想搞就能搞了。

根据《社会组织评比达标表彰活动管理暂行规定》(国评组发〔2012〕2号),申请设立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应当“最近三次年度检查为合格”、“最近三年未受到行政处罚”等。

换人如换刀。有着传媒公关历练的秦书尧,是带着想法来的。

就在他当选为秘书长前后,金哥注意到,秦书尧出任法人的并由他绝对控股的北京云酒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了。很快,云酒传媒认证的、主要关注酒类行业的“云酒头条”新媒体也上线了。

天眼查显示,北京云酒传媒注册资本142.8571万,实缴资本42.8571万人民币。有4个股东,秦书尧是绝对大股东,占股70.00002%,其他3个股东均分剩余股份。

这3个股东,一个是北京中酿国际酒业有限公司,为酒仙网全资子公司,据公开报道,2016年年底花了150万入股投资云酒传媒。另外两个股东是张雨榛、丁芳田。

张雨榛曾担任泸州富银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芜湖雅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法人,目前这两家公司已注销。股权穿透后,张雨榛疑似与中视华凯传媒集团董事长胡小红有业务交集,中视华凯的服务客户则有泸州老窖、酒鬼酒、剑南春等。

这就让人迷糊了:一个国家一级协会,何以允许一个专职秘书长在外拉帮结派干着自己的买卖?

“脚踏两只船”,这不是典型的吃里扒外?“专职”只是个花瓶摆设吗?

而且秘书长的这个“生意”与协会所处的行业企业密切相关,难道就不担心这种“靠山吃山”异化成为设租寻租、输送利益、权利自肥的“隐形通道”?

协会的前世今生

细细扒拉开来,你会发现中国酒类流通协会本身就是一个“另类”。

该协会成立于1995年,由商业部下属单位演变而来。协会会长王新国,今年已满71岁,前后把持协会近17年。从协会章程看,属于超龄又超届——最后应该是“报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并经社团登记管理机关同意”,方才延任的。

金哥不知道“同意”的具体理由是什么,或者还有什么其他特殊情况。

王新国领导之下的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其实运营得并不理想。过去9年的年检结果,5年“合格”,2年“不合格”,2年“基本合格”,可谓跌宕起伏。有点搞笑的是,2014年度自己的年检都不合格,该协会在2015年的20周年庆典上,居然还给茅台董事长袁仁国等颁发了“中国酒类流通20年功勋人物奖”。

同比之下,另一家中字号酒类行业协会——中国酒业协会,自2012年以来的年检结果,则全部都是“合格”。另外,去年新上任的会长,只有60岁,比王新国差不多小了整整一轮。

公开资料显示,上世纪八十年代,王新国曾在商业部任职,后来当上了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总经理。2005年始担任中皇公司董事长,兼任商务部酒类流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会长。还曾任酒鬼酒(000799)公司董事长。

2012年酒鬼酒塑化剂风波,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因从“力挺”到最后“失语”,备受媒体质疑——行业协会为何未对行业起到监督作用,为何要说“醉”话?

彼时,会长王新国和常务副会长赵公微正是酒鬼酒董事长和执行董事,同时也是酒鬼酒实际控制人中糖集团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

2017年5月前,赵公微曾担任过中国酒类流通协会的会长职务。不过时间不长。那时王新国的身份是执行会长。

赵公微“突然”从协会辞职,与其卷入私分酒鬼酒千万资金的一桩案子有关。

“亲密战友”的黯然离去,并没有让王新国也萌生退意。协会的上一次换届选举是在2019年,王新国再次当选会长。那一年,他年已满68岁。

这背后到底是协会的明天离不开老会长,还是老会长自己“放不下”协会,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能够看到的是,在新任秘书长秦书尧的运作下,借助云酒传媒,这几年,协会品牌曝光度多了,王新国的出镜频率高了,一派欣欣向荣。

只是可能很多人都忘了回答一个问题——

什么是行业协会?戴着协会的帽子、拿着媒体的鞭子、收着企业的票子,这样的行业协会,能服务好政府决策和市场监管吗?能强化诚信自律建设,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吗?(来源:焦点日报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来自: 焦点日报网
我有话说......